莫安

心悦庄周
庄周是本命

花木兰

花木兰
长城,连绵不绝的长城,横亘在北方广大的荒漠上。坚壁割断了大沙海,守护着背后的东方帝国。
一面是无垠富庶的平原,一面是苍茫的不毛之地,使得长城的存在成为分界线。它的背后,象征着文明与和平,令人心驰神往。
当东方帝国陷入分裂时,长城的防卫一度衰弱。为了填充漫长的防线,守卫者除了军人,还加入了临时武装的拓荒者和走投无路,愿以劳役换取生存的人们。
这一年,长城守卫迎来新的守卫者。分配了粗糙的装备和武器后,这群新兵被赶到堡垒中。
“长城耸立,你们活着。长城倒下,你们去死。”长官冷酷的说。“不要妄想逃跑和背叛!”他特别强调了后者。
“有人背叛过吗?”好奇的年轻人问。
回答他的是可怕的沉默。
“从前有个家伙。”老兵们站岗时无聊的八卦。“主动要求来守长城。是不是很奇怪?”
“他很厉害。”
“上任长官力排众议,对他委以重任。”
“可是不久,长城的防线接二连三被攻破了。”
“大家都怀疑他。只有上任长官信任他的忠诚。”
“他逃跑了。长官的尸体次日被发现。”
“后来,仍有人见过他。据说,他从未远离,一直徘徊在长城外。”
没多久,号角吹响,狼烟燃起。守卫们面对百倍,千倍于己的敌人陷入绝望。
年轻人被入侵的士兵围在角落里,瑟瑟发抖。
哇,没想到死前还能英雄一把。年轻人闭上眼睛,乱挥铁剑冲上去了。
他踉踉跄跄扑了个空,差点绊倒在地。惨叫声此起彼伏,想象中的武器始终没有落到身上。
他睁开眼睛,看到一地狼藉以及……转身离去,持剑战士的身影。
还没有死透的敌人从地上一跃而起。
小心啊!年轻人想提醒他,可喉咙发不出声音。
电光火石之间,剑刃擦过。
静如影,疾如风。
金属的撞击声中,身影掠过。
不动如山,迅烈如火。
偷袭者重重跌倒在地。
战士的头盔裂开,被她扔到地上。发丝飘散出来。
女人!
“想活命吗?紧跟着我!”
前方是无际的长城,以及无际的敌人。

“姐可是传说!”

评论